首页 / 文章 / 短婚未育,他们“混”到了婚恋鄙视链最底端

短婚未育,他们“混”到了婚恋鄙视链最底端

发布时间: 2024/04/18   阅读次数: 22
在当下,结婚不是难事,甚至离婚也不是难事,保持一段长久而良好的关系才是。短婚未育人群背后是当下因急切而失序的婚恋现状,而修复它并不容易。
“能介绍对象吗?”这是我与李航首次沟通时,他说的第一句话——2020年,与前妻结束了短短两年的婚姻生活后,李航成为了别人口中的“离异男”。此后3年多的时间内,李航开始在家人、朋友的介绍下不断接触新的相亲对象。
李航希望能找到一位单身无孩、两人有话说的伴侣,他在社交账号上不断发帖,表明自己“在父母的支持下实现了有车有房,却始终孤独一人”。

父母觉得李航的要求有些虚幻和难以琢磨,他们不时会反问李航“什么是有话说?”,并告诉他“两人结了婚自然就有话说了” 。在李航的观察里,父母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相亲对象年龄几何、工作如何,甚至也不在意女方是否有婚史、小孩。他们仍如以往那般,焦虑地催促自己:“你已经离过一次婚了,就不要挑剔了,找个人好好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那些不得不结婚的理由
李航出生在南方一座温润的小村落,村里老人耕田为生,青年大多外出务工,村内适婚女青年很少,但大龄未婚男性却比比皆是。几乎是从成年那刻起,李航便不时听到周边人催婚的声音。他们劝大学生“如果在学校遇见好的女孩,就要抓住机会”,劝已经进入社会工作的青年“碰见合适的就多聊聊,别总想着自己谈,哪有那么容易” 。
“不容易恋爱”是众多男青年面临的现状。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我国男性人口数比女性多了3490万,其中20至40岁适婚男性人口比女性多1752万人。
在李航老家,那些过了24岁还未婚的青年会被周边人打上“剩男”的标签,家长也会成为邻里打趣的对象。李航不止一次听到周边亲戚感叹:“年龄不小了,有合适的对象就要赶紧结婚,不然年龄越大,就越难成家。”而他的父母则更为直接,“你看和你同岁的,人家小孩都能下地跑了,你还是光棍一个。”

李航性格内敛,是相亲市场上的小透明,身边看好他能结婚的人并不多。所以当他从一众青年中“脱颖而出”,独得女孩子青睐时,李航一时成为了同龄男生的“榜样”。有些长辈见到李航时,甚至会开玩笑让他“教教我们家孩子,怎么讨得女孩子欢心” 。
与女友交往半年多后,李航与父母上门提亲。这时他们得知女方家庭要求的彩礼数达十万元,远超个人预期,比周边已婚人士高。他询问女友能否降低要求,却被女友指责抠门,对方表示“身边不少女孩子的彩礼都是这么多”。他提出先工作一段时间积攒彩礼,却被父母催着完成订婚、结婚等流程。父母告诉李航,如今能找到适婚女青年已经很不容易了,如果男方要求婚礼延期,可能会招致女方不快,甚至婚事告吹。
“当然了,更重要的可能是我们当时已经拍完了婚纱照。”在李航老家,拍完婚纱照在某种程度上即意味着结婚,而婚礼临时取消,无疑是整个家庭的“耻辱”。

短短数日内,父母凑足了彩礼,而拍完的婚纱照、预订好的酒席,都成为了婚礼不得不举行的理由。
“正是这种世俗标准,催促两个资历尚浅的年轻人匆匆步入婚姻。”短婚半年、离异的周雪迎如是说。
周雪迎与前夫是在工作后认识的,两人相恋不足一年,便领证步入婚姻,周雪迎也很快便怀孕了。孕期前三个月,前夫对周雪迎一直照料有加,可怀孕三个月后,他们进入了矛盾爆发期——在哪里就餐、外出穿什么衣服、在家看什么电影,这些“小事情”都能成为他们争吵的导火索。

就在这时,前夫开始强烈要求周雪迎打掉腹中胎儿。他自称在外欠下了二十余万元赌债,无力承担养育子女的重担。周雪迎表示“可以生下孩子后,一起外出打工偿还债务”,却换来了前夫的拒绝。前夫找到她的父母大闹一场,直言自己“再也与你女儿过不下去了”。
周雪迎和父母对前夫坚持打掉孩子的做法不明就里,直到她在自家的车里意外发现前夫与其他女性的合影,她才有所觉察。那是一张看上去并不暧昧的照片,却让周雪迎想起了前夫婚前疑似出轨的两件事。其一是对方在恋爱期间,与前女友频繁联系,互称对方为“宝宝”;前夫还和一名高中异性好友频繁聊天。

“当时这两件事,可能已预示我们的婚姻会因对方出轨瓦解,可因为他(前夫)是我第一个带回家的男友,我害怕被人诟病‘不自爱’和‘胡来’,我对这些预示视而不见,仍选择了结婚”,周雪迎说。
幸而没有孩子
在前夫的坚持下,周雪迎在医院接受了流产手术。双方约定,手术结束后,前夫会给予她6万元补偿。
躺在手术床上,她清楚感受到胎儿从母体剥离的过程,这让她的心突然空了下来。与前夫的种种纠缠,在逝去的生命面前突然变得不值一提。
相较她的心如死灰,前夫表现得格外冷静。他同周雪迎计算每日照顾费用多少,餐费多少,这些均从谈好的6万元中扣除。周雪迎回忆,短短数日,前夫就将6万元的补偿费用扣除到了2万余元。
周雪迎出院后,顺利与前夫办理了离婚手续,对方也一直未作纠缠。直至两个月后,前夫突然发了疯似的四处求人劝说周雪迎,希望她能回心转意与自己重归于好。在父母家中,前夫不惜下跪,乃至以死相逼,表明决心。
前夫纠缠不断的同时,周雪迎收到来自一位陌生女性的好友申请。通过对方凌乱的叙述,周雪迎渐渐厘清了前夫坚持打掉孩子、近日又频频求和的缘由。原来,前夫在婚前早有出轨对象,求和是因为出轨对象发现他隐瞒的已婚事实。


“多明显,当时打掉孩子是为了甩开我、追求对方,如今回头是因为对方甩了他。”周雪迎无意涉足两人之间的情感纠纷。她说:“如果那个女生放不下,就请和他(前夫)锁死吧,不要来打扰我就行了。”
有时候,周雪迎也会想:“如果小孩生下来,自己会怎么办?”她的答案是:“为了让小孩生活在一个健全的家庭里,很可能会与前夫继续生活,努力营造出一种家庭和美的氛围,甚至会忽视他出轨的事实。”
短婚离异的赵文珂,时常庆幸并未快速怀孕生育,否则便可能在察觉到前夫出轨后,选择忍耐婚姻。
在赵文珂所处的大家庭中,为了孩子拒不离婚的人并不在少数。20世纪末,大家庭里陆陆续续有人下岗,这些下岗的人趁着经济热,做起了各种各样的买卖,家里的条件也渐渐好转起来,越来越多的叔叔、伯伯婚内出轨。赵文珂说,父亲同辈的六名长辈中,有四人婚内出轨,但只有她的母亲想和父亲离婚。
她的亲戚很少指责她的父亲对婚姻不忠,却对她坚持离婚的母亲苛责颇多。他们告诉赵文珂,是母亲的强势“造成”父亲出轨乃至离婚的结局。而母亲弃她不顾、坚持离婚的做法,足以证明“你的母亲是一个心狠的人”。

告知父母自己将要离婚的消息后,父母开始积极劝说赵文珂,他们希望她能忍一忍,为了婚姻和家庭向后退一步。父亲甚至在一次驾车途中,对赵文珂说道:“男人嘛,都会这样。你丈夫现在还年轻,但年龄大了还是会回归家庭的。”而母亲也告诉她:“一个离婚的女人,即使没有孩子也会过得很辛苦。”
赵文珂坦言,来自离异家庭的背景并未让她在婚恋市场上受到歧视,她也不想孩子在一个貌合神离的家庭中长大。最终,她与丈夫在短婚数年后,便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赵文珂虽一直认为婚姻不能成为评判品格的唯一参考,但在网上,对于短婚未育人士的偏见并不少见。有人质疑短婚者是为了骗取彩礼,也有人声讨短婚者是骗婚分子;而赵文珂听到最多的,是别人议论她或前夫患有生育问题,故而离婚。


她对这种猜测倍觉无语,她身边的短婚人士并不少见。一位与她交好的女性,在短婚半年后“被”离婚。男方在婚后成为了拆迁户,想要另觅配偶。在赵文珂看来,“人们离异的理由千奇百怪,但无论是短婚,还是长婚后离异,人们的终极目的,一定是为了寻找幸福”。
短婚之后
因为是独女,周雪迎在离婚后回到父母身边。但在网上,有很多女性留言表示,自己离婚后被父母拒之门外,理由是“离异女回家后会影响家庭和谐”,而她们的家中,大多有一个已婚的弟弟或哥哥。
周雪迎父母脸上的愁容越加明显,母亲不时便会提到“你离婚了好可怜”“你已经成为我和你爸爸的心病了”之类的话,这让周雪迎不觉压力倍增,也不由难过和抵触。她希望能有足够的经济基础,以安父母之心;但又常常因为微薄的收入,心生抱歉。
周雪迎并不反对接触新的相亲对象,也不太在意对方的家境以及年龄,她唯一害怕的是对方坚持快速步入婚姻。过去一年,她断断续续接触新的相亲对象。他们距离周雪迎家不远,双方父母知根知底。有位年龄稍大的异性家境优渥,尤得父母喜爱。
接触的人越多,周雪迎心中的迷茫便越重。她有时会不断问自己:“你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伴侣?是否真的做好了再次步入婚姻的准备?”答案往往是模糊的。她害怕会重蹈覆辙,也害怕自己识人不清,再次陷入困境。
不久前,周雪迎接触了一位男性,对方同样是短婚未育人士。在对方的强势追求下,他们很快确认恋爱关系,度过一段蜜里调油的时光。但不久后,她又陷入了怀疑。对方回复消息晚了,没能及时接住自己的话题,或两人发生矛盾,都让她对这段感情产生了不确定。两个月后,周雪迎发信息提出分手,对方只简单确认,不再强求。他们在没有见面的情况下,便重归人海。

短期内,周雪迎不再考虑重新步入婚姻。她更希望能与相爱之人长期同居,“同居不牵涉利益分割,大家分手后仍各有储蓄,且在法律上没有婚史记录。”
在社交平台上,经常有人通过账号私信周雪迎,询问她:“有没有兴趣处对象?”
每每此时,周雪迎就会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回复对方:“好啊,我是短婚未育人士。你要是不介意,我们就试试;要是介意,就不用继续了解了。”
赵文珂如今正与一个从没结过婚的男人处于热恋期,两人开始商讨结婚事宜。男友希望她能隐瞒过往那段婚史,以免父母带着有色眼镜审视他们的感情,也可以避免村民们的闲言碎语。而赵文珂的父母则希望她能坦然告知,以免将来落人口实。
站在两难选择路口的赵文珂,无法预估隐瞒和坦白究竟哪种更有益,她“还没有想好”。

上一篇:怎么和喜欢的ta聊天

下一篇:

客服热线:13371231319
联系邮箱:1597056369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2-2017 版权所有:圣城之恋

软著登字第0561018号 / 鲁ICP备2023007879号